• <wbr id="owimg"></wbr>
  • <tt id="owimg"><tt id="owimg"></tt></tt><input id="owimg"><menu id="owimg"></menu></input>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專題專欄 > 兩會專題

    荊林波:關注民生 關注住房

    時間:2017/3/14 11:16:46|點擊數:

      李克強總理在兩會上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指出:“政府的一切工作都是為了人民,要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把握好我國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可見,關注民生是政府工作的頭等大事,而如今,“對群眾反映強烈、期待迫切的問題”是什么呢?我認為,最突出的問題是住房問題。

      民以食為天,而今,溫飽之后,民生的現實問題是如何“安居樂業”。2015年6月,厲以寧指出“中國房地產行業的黃金時代已經結束了,但是短期內國家還會將房地產當作支柱產業,為國民經濟貢獻力量。”??ㄖ菐祛A測,2016年,或將是房地產市場的調整年,樓市既不會暴漲更不會崩盤,而是在市場規律的主導下走向“貴者更貴、賤者更賤”的分化,離散度進一步加大。任志強作為中國樓市的“看多派”,他眼里的房價是“漲漲漲”的節奏。而房地產的分析人士牛刀作為中國樓市的“唱跌派”,牛刀眼里的房價則是“跌跌跌”!結果,2016年中國房地產的走勢令人瞠目結舌。以至于,著名學者葉檀提出:房地產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了,但白銀時代還在,白銀時代的特征是整體不會大幅下滑,不過區域分化在加劇。一二線城市房地產投資仍最安全。有數據分析顯示,假如擁有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在北京的年輕人需要奮斗41.15年,在上海的年輕人需要拼搏38.8年;在深圳的年輕人需要努力51年!因此,如何遏制一線城市的房地產價格的暴漲是政府必須解決的問題。

      克強總理指出:堅持住房的居住屬性,落實地方政府主體責任,加快建立和完善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長效機制。2016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強調: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2016年12月21日,國家領導人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四次會議上進一步指出,“要準確把握住房的居住屬性”。“房地產如果是炒買炒賣,就不屬于實體經濟。但是,房子如果只是用來住的,房地產自身需要磚瓦沙石,就是實體經濟,如果是用做炒作的,就是虛擬經濟了,所以對房地產也不能一概而論。” 所以,政府需要綜合運用金融、土地、財稅、投資、立法等手段,加快研究建立符合國情、適應市場規律的基礎性制度和長效機制。其中,最重要的手段之一是金融手段,必須調整我國的貨幣政策,降低流動性。從1990年到2016年8月底,M2從當年的1.53萬億增長到現在的150萬億,增加100倍。其中,2009年至今新發貨幣將近100萬億,也就是說,不斷7年時間我國人民幣增加了100萬億,僅僅2016年就到20萬億。所以,本質上講房地產泡沫的背后是貨幣增發的泡沫,要遏制房地產的價格暴漲,就必須從根本動因上解決問題,必須嚴控貨幣發行量,把M2降低到一個合理的水平。2016年廣義貨幣M2增長11.3%,低于13% 左右的預期目標;2017年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余額預期增長均為12%左右。相對于國民生產總值6.5%左右的增速是比較合適的。其次,要嚴控金融機構對房地產的放貸。一方面,對房地產企業的放貸要加強管理,實行不同等級、不同類別的貸款政策,收緊銀根,防止過多的房地產公司進入房地產產業。目前,全國大小房地產企業有13萬家,有必要對房地產企業進行清理。另一方面,加強對購房者貸款的審核,切實解決真實購房者的貸款需求,抑制投資房地產者的投機需求,堅決制止加杠桿的放貸行為,真正發揮貸款的杠桿作用。

      克強總理的報告提出了因城施策的政策導向。從1997年到2014年,我國經濟快速發展,城鎮化率從31.91%提高到54.77%,而根據民建中央的調研顯示,城市數量卻從668個降至654個。一方面,大城市日益集聚走向超大城市,面臨各種城市病,另一方面,中小城市的集聚功能不強,城市的配套服務不健全,出現了所謂的“睡城”、“死城”。城市之間的差距表現在房地產市場上,可謂是冰火兩重天,所以,中央政府絕不能采取一刀切的方式,解決城市住房問題。目前三四線城市房地產庫存仍然較多,政府要支持居民自住和進城人員購房需求,鼓勵購買消化房地產的庫存。而對于房價上漲壓力大的城市要合理增加住宅用地,規范開發、銷售、中介等行為。此外,持續進行改造居住在條件簡陋的棚戶區,要,今年再完成棚戶區住房改造600萬套,繼續發展公租房,因地制宜提高貨幣化安置比例。

      高昂房地產價格的背后,隱含著一個相關的問題是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尤其在一二線城市所謂“學區房”,就是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等的問題??藦娍偫碇赋觯恨k好公平優質教育。統一城鄉義務教育學生“兩免一補”政策,加快實現城鎮義務教育公共服務常住人口全覆蓋,持續改善薄弱學校辦學條件,擴大優質教育資源覆蓋面,不斷縮小城鄉、區域、校際辦學差距。也就是說,要加快推進教育體系改革,弱化“學區房”,實現“教育資源均衡化”。為了遏制擇校熱、規范中小學招生秩序,教育部2014年先后出臺《做好“小升初”免試就近入學工作的實施意見》和《做好重點大城市義務教育免試就近入學工作的通知》,聚焦19個重點大城市,推進義務教育免試就近入學政策的制定和完善。以北京為例,2014年4月,北京市進一步強調了免試“就近入學”的原則,取消了“共建生”。在此改革背景下,北京市各行政區的義務教育階段入學政策相繼出臺,擴充學區、對口直升、九年一貫制等措施相繼出臺。而這類“政策”對“學區房”的影響卻正在逐步增強。2016年北京市進一步堅持就近入學的政策,由此,為了進名優小學,出現了10平方米340萬的天價學區房。短期內要徹底解決優質教育資源普惠制是非常困難的,只能持之以恒,鼓勵優質中小學通過聯合重組,擴大優質教育資源的供給。

      民生是為政之要,有條件的要抓緊解決,把好事辦好,一時難以解決的,要努力創造條件逐步加以解決。我們相信,住房問題作為民生的一個核心問題,不可能短期得到完美解答,但是,會得到逐步解決的。

      (作者:中國社科院中國社科評價中心 荊林波 主任)

    來源/作者:中國社會科學網/蔡毅強 責任編輯:汪洋

     

    国产成人综合亚洲AV第一页
  • <wbr id="owimg"></wbr>
  • <tt id="owimg"><tt id="owimg"></tt></tt><input id="owimg"><menu id="owimg"></menu></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