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owimg"></wbr>
  • <tt id="owimg"><tt id="owimg"></tt></tt><input id="owimg"><menu id="owimg"></menu></input>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動態訊息 > 社科視窗

    杜敏、胡月:斯里蘭卡陣線社會主義黨的復興社會主義運動探析

    時間:2022/6/20 15:35:48|點擊數:

      作者簡介:杜敏,云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法學博士,博士研究生導師,云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國外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發展中心主任, 云南省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骨干教師,云南省科學社會主義學會理事,云南省社會科學院、云南大學西南邊疆民族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

      本文來源:《當代世界社會主義問題》2022年第1期;同時轉載于云大馬院微信公眾號,2022年5月12日。

      在斯里蘭卡新左翼社會主義運動的歷史上,人民解放陣線(Janatha Vimukthi Peramuna)曾是最激進的左翼政黨。20世紀暴力革命失敗后,人民解放陣線的斗爭方式變得相對溫和。進入21世紀,人民解放陣線部分成員對斯里蘭卡資產階級政府徹底失望,并希望重新找回激進社會主義運動的革命態勢。2011年,以庫馬爾·古納拉特納姆(Premakumar Gunaratnam)為代表的部分成員脫離人民解放陣線,宣布成立陣線社會主義黨(Frontline Socialist Party)。2012年4月9日,包括脫離人民解放陣線的黨員及其他激進左翼政黨、左翼知識分子、進步社會活動家代表等在內的超過5000名左翼人士聚集在科倫坡的蘇嘉塔達薩(Sugathadasa)體育場,舉行了陣線社會主義黨的第一次大會,選出了黨的領導人古納拉特納姆和中央委員會。此次大會的召開宣告著斯里蘭卡激進左翼的復興社會主義運動開始成為具體的政治實踐。2017年2月,陣線社會主義黨舉行了第二次會議。這次大會統一了思想認識,確立了以“堅持不懈的斗爭”來建立社會主義偉大目標的政治路線。2019年10月13日,陣線社會主義黨在科倫坡舉行了第三次代表大會,會上再次明確了陣線社會主義黨復興社會主義的決心以及擺脫資產階級政治影響的政治路線。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斯里蘭卡經濟發展停滯,感染者人數節節攀升,醫療資源瀕于枯竭,政府不斷推卸責任。陣線社會主義黨領導人古納拉特納姆高調宣稱,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了全球危機,資本主義體制內沒有解決辦法,解決的方案只能是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而實現這一目標要依靠陣線社會主義黨“在國內外建立團結進步左翼力量的運動”——復興社會主義運動。

      一、復興社會主義運動的興起背景

      陣線社會主義黨提出并逐步實踐的復興社會主義運動并非偶然,而是斯里蘭卡長期以來政局混亂和經濟、社會、民族等現實因素共同作用下的結果。

      (一)政策分歧造成人民解放陣線分裂

      曾以“暴力革命”著稱的人民解放陣線成立于上世紀60年代,1994年重返斯里蘭卡政壇后其斗爭策略趨于溫和。2001年人民解放陣線內部出現分歧,部分成員認為黨沒能提出超越傳統的群眾運動和政治斗爭策略。2004年,人民解放陣線選擇加入斯里蘭卡自由黨領導的統一人民自由聯盟(UPFA)來謀求政治訴求。黨內部分成員認為,選擇與代表資產階級利益的政黨合作,違背了社會主義革命的原則,脫離了革命的政治路線。2010年舉行的代表大會成為其內部分裂的導火索,在此次大會上,以古納拉特納姆為代表的多數派認為黨內應該做出消除合作主義和種族政治的決定,并對當時斯里蘭卡其他左翼政黨的溫和政治路線進行了批判。古納拉特納姆認為斯里蘭卡左翼政黨,尤其是傳統左翼政黨缺乏獨立性,在政治生活中難以發揮應有的作用。然而,會后黨的領導層無視黨內大多數人的意見,開除了包括迪穆圖(Dimuthu)和賈亞科達(Jayakoda)以及另外兩名同志在內的四位政治局成員,并在2010年總統選舉中放棄依附于斯里蘭卡自由黨(SLFP)的政治策略,轉而選擇支持極右翼的前陸軍總司令薩拉特·豐塞卡(Sarath Fonseca)。2011年,以古納拉特納姆為代表的部分黨內成員決定脫離人民解放陣線,成立陣線社會主義黨,期望通過復興社會主義運動來變革斯里蘭卡的社會。

      (二)國內新自由主義泛濫、民生崩塌

      1978年以來,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的實施加速了斯里蘭卡貧富兩極分化的趨勢。在新自由主義的國內、國際雙重影響下,斯里蘭卡經濟增長率下降了,公共服務領域逐漸被私有化,勞動人民生活更加艱難。在2004-2015年馬欣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執政期間,斯里蘭卡人民的居住成本從2005年的25.334斯盧上升到2014年的50.792斯盧;人民的生活質量隨著消費指數的不斷提升而有所下降,以1000斯盧的實際購買力來看,2014年比2002年下降了96斯盧。

      陣線社會主義黨認為,新自由主義經濟發展理念著眼于追求資本主義的直接經濟效益,忽略了斯里蘭卡人民的根本利益、長遠利益。前總理拉尼爾·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重新上任后未履行承諾,拒絕向人民提供救濟方案,甚至試圖將醫療和其他公益服務領域私有化。因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造成了債務危機、稅務過重、底層人民生活負擔加重等諸多社會問題,為此,陣線社會主義黨表示要明確社會主義的斗爭對象,即帝國主義和新自由主義,走抵制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的復興社會主義道路,堅決維護人民群眾的利益。

      (三)民族危機日益凸顯,社會主義價值訴求無法實現

      斯里蘭卡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實現各民族平等是社會主義社會民族治理的題中應有之義,也是社會主義價值訴求的體現與表達。然而,長期以來,多數主義的政治模式加劇了不同民族之間的沖突與矛盾,這不僅遲滯了斯里蘭卡的經濟和社會發展,也成為斯里蘭卡復興社會主義的主要障礙。

      陣線社會主義黨認為,以統一制和聯邦制為代表的資本主義制度框架擴大了不同民族之間的分歧,在新自由主義的經濟體制下,民族和解不可能實現,社會主義的價值也不可能成為現實。民族問題的解決方案應該是在社會主義的制度下實行以民主和平等為基礎的民族政策。為此,要實施一個有效和實際的政治計劃,團結不同民族的工人階級和農民,在實現社會主義制度的前提下實行社會主義的民族政策,社會主義的價值訴求才能得到表達。

      二、復興社會主義運動的路線方針

      陣線社會主義黨的綱領規定:斯里蘭卡無產階級的主要任務是努力完成斯里蘭卡的社會主義革命,組織、訓練和規整無產階級;當前整個社會都被控制著經濟、特權和權力的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思想和愿望所支配,無產階級只有在思想上、政治上、結構上和物質上都有組織,才能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就陣線社會主義黨的綱領而論,斯里蘭卡的社會主義運動中無產階級要發揮力量需要做到兩個方面:其一,無產階級組織起來;其二,與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進行斗爭。為此,陣線社會主義黨加強自身建設,夯實群眾基礎,反對與資產階級政府同流合污。

      (一)在獨立自主的基礎上尋求左翼合作,夯實復興社會主義的政治基礎

      陣線社會主義黨認為,一個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政黨,進入主流政治的先決條件就是首先要進行徹底的批判與自我批評,并注重從自身和國際左翼運動中總結經驗教訓。對于過去的社會主義運動,斯里蘭卡以往的左翼政黨都依附于自由黨或統一國民黨(United National Party)來表達政治訴求,逐步成為資產階級政黨的附庸,丟失了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屬性。陣線社會主義黨將在繼承原人民解放陣線光榮傳統基礎上,另辟蹊徑,探索一條完全不同于傳統左翼政黨善政社會主義與人民解放陣線的“現代社會主義”的社會主義革命道路——復興社會主義,努力戰勝斯里蘭卡的資產階級,完成斯里蘭卡的社會主義革命,建立馬克思主義理論指導下的社會主義國家。

      雖然陣線社會主義黨批評其他左翼政黨的聯盟策略,但它并不反對建立左翼之間的政治盟友關系,甚至主張建立廣泛的左翼聯盟,夯實復興社會主義的政治基礎,以徹底擺脫頻繁發生的政治危機,為復興社會主義創造和平的政治環境。2018年11月,斯里蘭卡政治危機發生后,陣線社會主義黨的宣傳部長普布杜·賈雅戈達(Pubudu Jayagoda)表示,該黨準備與人民解放陣線或任何自稱左派的政黨合作,為實現民主建立一個共同的平臺,為民主創造一個廣泛的戰線。前蘭卡平等社會黨政治局委員、現陣線社會主義黨成員里那亞各(Sumanasiri Liyanage)指出,在議會選舉中,所有的左翼政黨都應該以21世紀的社會主義為政治策略進行結盟;在一定的情況下,人民解放陣線和陣線社會主義黨應該共同帶頭組成這樣一個聯盟。

      陣線社會主義黨將社會主義運動看成一個整體,認為只有通過正確把握和引導社會主義運動的各組成部分及其各種經驗才能為實現“復興社會主義”奠定基礎,將社會主義推向前進。陣線社會主義黨在建立自己的政黨的同時,也歡迎其他團體參加其爭取人民斗爭的運動,繼續作為一個廣泛的陣線而進行斗爭。2019年7月,陣線社會主義黨接受人民解放陣線拋出的橄欖枝,參加了人民解放陣線發起建立的政黨政治聯盟“民族人民權力”(National People's Power),與其一起進軍2020年斯里蘭卡議會大選。

      (二)明確社會主義的斗爭對象——帝國主義和新自由主義

      陣線社會主義黨認為,帝國主義、新自由主義給斯里蘭卡帶來了災難,這種災難主要表現為兩個方面:其一,帝國主義、新自由主義影響發展中國家的主權;其二,帝國主義、新自由主義對發展中國家經濟的負面影響。

      在帝國主義問題上,復興社會主義運動的斗爭焦點是國際帝國主義勢力及其倒行逆施行徑。2015年斯里蘭卡西里塞納總統時期,為尋求西方國家的經濟支持,主動迎合西方國家對斯里蘭卡的人權調查,西里塞納的此項政策遭到斯里蘭卡全部左翼力量的指責和抵制。陣線社會主義黨認為,要想實現社會主義的斯里蘭卡,不僅需要推翻國內資產階級統治,還需要在國際上反對美國等帝國主義發動的各種損害世界各國人民利益的侵略戰爭,號召發展以工人階級為先鋒的反帝國主義的進步力量。陣線社會主義黨號召,包含一切左翼政黨和組織在內的反帝國主義的世界工人階級力量聯合起來,建立國際反帝國主義機構,打敗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保衛地球不受殘酷戰爭的破壞。

      在新自由主義問題上,陣線社會主義黨認為,斯里蘭卡新自由主義反映了資本主義導致一切危機和不平等。新自由主義導致社會畸形與病態,不能滿足人民的需要,只會損害斯里蘭卡人民的經濟利益和其它利益。而解決該問題的唯一辦法是通過復興社會主義建立以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原則和馬克思列寧主義為基礎的共產主義社會。陣線社會主義黨還主張鼓勵非資本主義的經濟活動,在經濟生態系統中創建社會主義關系,反對源于資本主義的極端經濟不平等。

      (三)推出“平等權利運動”,擴大復興社會主義的群眾基礎

      在斯里蘭卡過去的社會主義運動中,左翼政黨往往通過聯合民族主義政黨來獲取群眾的支持。2004年,人民解放陣線、佛教民族主義國家傳統黨(JHU)、斯里蘭卡自由黨達成選舉協定,組建統一人民自由聯盟(UPFA)與統一國民黨相抗衡。2006年4月,斯里蘭卡共產黨、蘭卡平等社會黨聯合民族解放人民黨、民主左翼陣線和斯里蘭卡人民黨組建了五個黨共同領導下的社會主義聯盟(SA)共同進軍2010年的總統大選。

      在陣線社會主義黨看來,人民解放陣線和老左派的聯盟政治與階級合作偏離了社會主義革命的路線,無法得到群眾的支持,更無法將斯里蘭卡推向社會主義。因此,陣線社會主義黨將斯里蘭卡的民族和解、泰米爾民族爭取平等權利作為民主革命目標的斗爭焦點。為徹底解決民族問題,實現民族和解,同時拓展黨的群眾基礎,陣線社會主義黨推出“平等權利運動”的革命口號,主張通過團結不同民族社區的工人階級和農民來擴大黨的群眾基礎,夯實復興社會主義實現的根基。

      “平等權利運動”主張通過示威游行、工人罷工等革命運動形式,聯合不同民族團體中的工人階級和農民,賦予少數民族更大的權利,并解決斯里蘭卡內戰遺留下的被羈押改造、失蹤人員等歷史問題,以實現民族和解,為社會主義制度的建立提供民主前提。此外,陣線社會主義黨還以民族問題為核心提出為斯里蘭卡工人階級與底層民眾謀求權力的政治主張。陣線社會主義黨自成立以來,為實現“平等權利”而展開了一系列的政治斗爭和街頭抗議活動。陣線社會主義試圖通過實現民族之間的“平等權利”,促進斯里蘭卡人民建設一個更光明的未來,確保未來的社會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都享有共享經濟發展成果的平等機會。

      三、復興社會主義運動的實踐探索

      陣線社會主義黨通過“持續斗爭”的工人運動,保障人民權利、促進社會公平的政治運動,反對新自由主義、維護人民利益的經濟運動,反對帝國主義侵略的國際運動,捍衛了人民大眾的利益,在一定程度上擴大了黨的影響力。

      (一)“持續斗爭”的社會主義運動

      與其他左翼政黨在議會和總統選舉前夕才提出自己的斗爭口號和競選綱領不同,陣線社會主義黨認為社會主義運動需要進行持續性的階級斗爭。陣線社會主義黨目前并非議會政黨,但將最大限度地利用議會制以及其他斗爭平臺進行社會主義斗爭,在斗爭中把社會主義的意識形態向社會傳播。該黨將自己的做法稱為“持續斗爭”,稱此類社會主義運動為“持續斗爭”運動。為此,設立“工人斗爭中心”(WSC)“產業工人中心(EWC)”“全國斗爭中心”(NSC)作為“持續斗爭”運動的常設機構。這些機構以全心全意為工人階級服務為宗旨,以增加工人收入為突破口,開展廣泛的工人運動。

      “持續斗爭”以多樣化的形式不定期發動工人運動,最為常見的為每年的“五一”國際勞動節紀念日集會。2017年4月28日,陣線社會主義黨在科倫坡火車站發起了以“勞動群眾起來反對新自由主義和帝國主義”為主題,以“汽車拉力賽”為形式的五一勞動節集會。在此次集會中,該黨要求關閉將教育視為商品的機構,廢除《防止恐怖主義法》和其他壓制性法律,撤回造成環境破壞的項目并結束侵犯養老金權利的行為。2021年5月1日,與眾多左翼政黨一樣,斯里蘭卡陣線社會主義黨在科倫坡總部舉行了慶祝國際勞動節集會。此次五一集會的中心主題為“團結能將斯里蘭卡勞動人民從新自由主義掠奪和帝國主義陷阱中解放出來的強大的勞動人民力量”。

      2019年1月2日,18個團體與社署工人共商未來計劃,他們一致決定成立一個名為“1000運動”的集體運動,以加強地產工人為提高每日工資而進行的斗爭。工人斗爭中心也參加了討論,并向1000運動表示了革命的問候和團結。這成為當年常設機構推出的最有影響力的工人運動。2019年2月4日,陣線社會主義黨產業工人中心在班達拉維拉種植園鎮舉行了一系列的公開會議。陣線社會主義黨領導人兼產業工人中心主席杜明達·納加姆瓦(Duminda Nagamuwa)在會議上指出,斯里蘭卡工人每天1000盧比的工資不應當存在任何問題。他還批評錫蘭工人大會和斯里蘭卡賈提卡(Jathika)房地產工人工會簽署了空洞無物的集體協議。

      (二)保障人民權利、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的“平等權利運動”

      2011年11月9日,在陣線社會主義黨成立之際,黨的最高領導人古納拉特納姆被斯里蘭卡當局冠以“違反移民法”的罪名進行逮捕、拘禁。陣線社會主義黨宣稱拘禁是對民主和人權的侵犯,認為要使斯里蘭卡人民獲得政治上應有的權益,就必須尋求來自議會內部和外部的斗爭來實現,為此,陣線社會主義黨為保障“人民權利”而展開了一系列的“平等權利運動”動。

      2012年12月18日,陣線社會主義黨領導的平等權利運動成員在抗議政府時高喊口號,要求政府釋放因反政府示威而被拘留的賈夫納大學學生,結束北方省的“軍事統治”。2015年11月13日,陣線社會主義黨在科倫坡火車站對面發起抗議活動,要求政府釋放古納拉特納姆并允許他參與政治。2017年5月,陣線社會主義黨通過媒體呼吁,要求政府公開被關押的政治犯人的遭遇。2018年11月29日,陣線社會主義黨在三個不同的地點組織集會,以紀念1988-1989年間起義中陣亡的黨員。2020年11月,陣線社會主義黨宣傳部長普布拉·賈戈達(Pubudu Jagoda)上訴法院要求撤銷對激進分子韋拉拉杰(Weeraraj)和穆魯加南丹(Muruganandan)的調查案件,并宣稱將在法律和政治方面進行斗爭。2021年3月12日,平等權利運動組織在科倫坡火車站附近舉行抗議活動,要求為所有失蹤及其他類似事件伸張正義。2021年4月19日,陣線社會主義黨在科倫坡的赫爾特法院(Hultsdrop Courts)大樓前組織并舉行了抗議集會,集會主旨是“擊敗為全球市場資本和帝國主義權力而犧牲人民權利的港口城市委員會法案(Defeat the Port City Commission Bill)”。2021年8月13日,陣線社會主義黨要求斯里蘭卡人權委員會(HRCSL)立即調查大學教師協會聯合會(FUTA)因阻止警察部隊的私人雇傭兵行為所遭受的警方威脅。這些抗議活動集中展現了陣線社會主義黨保障人民權利、促進社會公平的決心和行動。

      (三)反對新自由主義、維護人民利益的經濟斗爭運動

      復興社會主義運動集中體現在反抗資本主義私有制對公共部門的侵蝕,如全民健康保險、公共教育的私有化。2016年2月26日,陣線社會主義黨領導人賈戈達表示,印度和斯里蘭卡簽署的經濟技術合作協議(ETCA)將對國家和經濟產生重大影響,陣線社會主義黨將采取一切措施來阻止此項協議的簽訂。2017年2月9日,陣線社會主義黨、人民解放陣線和政府醫務人員協會(GMOA)為解決南亞技術與醫學研究所(SAITM)私有化的問題達成一致意見,共同宣稱將為關閉該醫學院進行不懈斗爭。2017年3月29日,政府醫務人員協會警告稱,如果政府不能在4月3日之前解決私有化的問題,它將與其他63個工會發動該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罷工,5月3日至5日,統一戰線發起了全國范圍內的罷工活動。此后,陣線社會主義黨與政府醫務人員協會就醫學院私有化的問題發起多次罷工活動,有力聲援了國內其他進步力量反對醫學院私有化、維護人民利益的罷工運動。2021年6月29日,陣線社會主義黨成員阿杜拉特維拉(Adurathwila Chandrajothi Thera)在加勒車站附近舉行的抗議活動中發表講話,要求政府撤回將約翰·科特拉瓦拉國防大學(KDU)私有化的提案。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陣線社會主義黨對剛走馬上任的拉賈帕克薩新政府發出呼吁,要求新政府為衛生工作者提供設施和所需要的各種資源,為受疫情影響被封鎖的人以及移民工人提供救濟、援助。陣線社會主義黨甚至敦促政府從賺取超額利潤的億萬富翁公司拿出資金創建一個為人民提供救濟的基金項目。2021年6月30日,陣線社會主義黨在阿奴拉達普勒(Anuradhapura)舉行抗議活動,反對政府通過提高消費品和燃料價格以及私有化公共資產來壓迫人民。

      (四)反對帝國主義侵略戰爭的國際運動

      復興社會主義運動通過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戰爭,成為國際上反對帝國主義的重要力量。2015年10月27日,陣線社會主義黨在美國駐科倫坡大使館附近舉行抗議活動,造成加勒路沿線交通擁堵。此次活動是針對美國對敘利亞實施的種族滅絕行為和對古巴實施制裁的抗議。2020年1月3日凌晨,美軍在伊拉克巴格達機場附近發動無人機襲擊,殺死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負責海外行動的指揮官蘇萊曼尼(Soleimani)將軍等多人。陣線社會主義黨聲明,在世界尚不和平的大環境下,中東已經逐步成為美國和其他帝國主義陣營的目標,他們正在尋找新的狩獵場,建立新的市場來擴大資本擴張。強加的“伊斯蘭極端主義”“伊朗的獨裁統治”“反民主統治”等污名永遠都是站不住腳的,美帝國主義真正的罪惡結果是大規模破壞了人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

      陣線社會主義黨認為,印度洋已成為世界超級大國權力斗爭中爭議最大的地區。當今世界一旦發生戰爭,將對斯里蘭卡產生巨大的影響。早在2007年,時任國防部長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與美國簽署了《采辦和跨服務協定》(ACSA),根據這項協議,斯里蘭卡政府承諾,一旦發生戰爭,將向美國提供土地、服務和人力資源。2017年,總理拉尼爾·維克拉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進一步延長了該協定。2020年7月,斯里蘭卡政府與美國簽署駐軍地位協議(SOFA)。陣線社會主義黨聲稱,斯里蘭卡通過簽署這兩項協議,使整個國家處于帝國陣營的交叉火力之中,所有斯里蘭卡人都要對世界緊張局勢的發展保持警惕。

      四、復興社會主義運動的影響與前景

      (一)復興社會主義運動的影響

      復興社會主義運動不同于傳統左翼政黨的“善政社會主義”和新左翼政黨的“新社會主義”,復興社會主義是陣線社會主義黨在對斯里蘭卡百年來社會主義運動的深刻認識與反思基礎上提出來的實現社會主義的全新主張,自提出以來,就受到斯里蘭卡各方的關注。在2012年4月陣線社會主義黨的第一次代表大會上,新平等社會黨(Nava Sama Samaja Party)的領導人維克拉馬巴胡·卡魯納拉特尼(Wickramabahu Karunaratne)、統一社會主義黨(United Socialist Party)領導人西里頓加·賈亞蘇利亞(Siritunga Jayasuriya)和蘭卡平等社會黨(LSSP)領導人昌卡婭·席爾瓦(Chankya Silva),都承諾支持社會主義的復興。時至今日,復興社會主義運動已走至近十個年頭。無論斯里蘭卡的政治戰場如何變幻,復興社會主義的勢頭絲毫未減,并對斯里蘭卡的政治和社會造成一定的影響。

      第一,為斯里蘭卡社會主義運動注入了新的力量。

      繼人民解放陣線之后,陣線社會主義成為斯里蘭卡政治舞臺上的又一支力量,在議會政治中,其得票率正在穩步上升。2015年斯里蘭卡的議會選舉中,陣線社會主義的得票數為7349,占比0.07%。2020年得票數為14522,占比0.13%。陣線社會主義不僅在議會斗爭中單打獨斗取得一定的效果,還在街頭政治中發揮重要作用。由于其日益擴大的影響力,傳統左翼政黨及其他組織在開展街頭抗議活動時通常要聯合陣線社會主義的力量來實現訴求,例如在解決南亞技術與醫學研究所私有化等多數問題上均有陣線社會主義的身影。

      第二,通過“工人運動”,保障了底層人民群眾的利益,夯實了黨的群眾基礎。

      馬克思主義政黨的群眾基礎是人民群眾,其核心是工人階級。社會主義政黨在建立和發展過程中必然要大量吸收工人,并把行業工會作為基層組織。復興社會主義運動通過建立“工人斗爭中心”,帶領廣大工人階級和農民進行“持續斗爭”運動,迫使資產階級政府改善工人低工資和無保障的生活條件,廣泛捍衛了工人階級的利益。2020年12月25日,莊園種植業公司同意給種植工人增加1000盧比的工資,根據日薪制度,種植園工人將有權獲得1025盧比的日薪。2021年年初,拉賈帕克薩政府表示將會把科倫坡港艾斯特倫碼頭49%股份出售給印度阿達尼集團,這必然將侵犯港口工人的權益。在陣線社會主義黨等數十個政黨和工人的抗議下,2021年2月,斯里蘭卡政府宣布將獨立運營該項目。這些事件表明,在復興社會主義運動的推動下,斯里蘭卡廣大工人階級的權利與利益得到有效保護。

      (二)復興社會主義運動的未來前景

      2012年,陣線社會主義黨脫離人民解放陣線重新建黨,代表著繼人民解放陣線后又一激進左翼步入斯里蘭卡政壇,為斯里蘭卡的社會主義運動注入了活力與動力。按照復興社會主義的方法,要擺脫國內政治和社會危機,必須建立強大的左翼聯盟,通過政治合力形成對斯里蘭卡政治格局的掣肘。但是,這一戰略在具體的政治實踐中卻面臨著因政治分歧而難以形成穩固的聯盟合作伙伴和持續的統一具體行動。因為在斯里蘭卡的左翼發展史上,如何處理與自由黨和統一國民黨等傳統大黨的關系,一直都是左翼政黨面臨的主要問題。就目前在政壇中最具話語權的人民解放陣線來說,21世紀以來便經歷了與拉賈帕克薩家族的簡短“聯姻”,到放棄自由黨與“打虎英雄”豐塞卡合作,再到2014年以來獨立身份進軍斯里蘭卡政壇的不同政治選擇。

      不過,從復興社會主義運動的發展趨勢上來看,擁有人民解放陣線“血脈”的陣線社會主義黨,幾乎不可能把實現社會主義革命的目標轉向如人民解放陣線和蘭卡平等社會黨等依附于資產階級的方向上。因此,陣線社會主義黨在反對資產階級民主議會制度,尋求顛覆資本主義制度的復興社會主義運動過程中,施展抱負的空間極為有限。要復興社會主義就必須面對這些問題與挑戰,必須繼續高舉復興社會主義的偉大旗幟,根據形勢的變化采取靈活的斗爭政策,堅持不懈地反對資產階級統治。

    來源/作者:《當代世界社會主義問題》2022年第1期 責任編輯:張雪

     

    国产成人综合亚洲AV第一页
  • <wbr id="owimg"></wbr>
  • <tt id="owimg"><tt id="owimg"></tt></tt><input id="owimg"><menu id="owimg"></menu></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