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cgysg"><input id="cgysg"></input></blockquote>
<menu id="cgysg"><menu id="cgysg"></menu></menu>
  • <nav id="cgysg"></nav>
  • <input id="cgysg"><tt id="cgysg"></tt></input>
    <menu id="cgysg"><menu id="cgysg"></menu></menu>
    <menu id="cgysg"></menu>
    <xmp id="cgysg"><menu id="cgysg"></menu>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動態訊息 > 社科視窗

    民族文化的根脈與交融 一一楊福泉著《漫漫尋祖路:納人祖先文化考察記》的啟示

    時間:2022/3/17 9:34:40|點擊數:

      

      2016年11月,考察隊在阿里岡仁波齊山下(受訪者 供圖)

      2016年,考察隊在雍布拉康(受訪者 供圖)

      我從哪里來?往哪里去?一個永恒之問,促使各民族的人在思考一個尋根的問題,也使人們緬懷祖先,追憶民族的歷史,記錄民族發展和變遷的歷程,思考民族的未來。

      納西族是個人口只有30多萬的小民族,但因為創造了以圖畫象形文為載體的東巴文化,又善于廣采博納多元文化,形成了兼包并容但又個性卓然的文化,因此受到國內外的普遍關注,納學也成為一門國際顯學。納西族源于古代分布在甘肅青海湟水和黃河流域的古羌人,后來逐漸遷徙到現在分布的地方,聚居和散居在滇川藏交角地帶。一直以來,諸多研究者對納西族諸如族源、祖先居住地、先民的遷移路線以及關于火葬土葬的說法和祭祖方式等持有不同的觀點。

      作為納西族歷史學博士,云南省社科院二級研究員、中國民族學學會副會長、云南納西學研究會會長。多年來,楊福泉長期致力于民族學、納西學、納西族與藏族關系史、東巴教與本教關系、當代云南民族地區發展等方面的研究。如今,在近40年的治學路上,出版了40余本專著。

      1955年9月,楊福泉出生于麗江古城一個納西族家庭,雖然出生于本地一個著名的醫儒世家,但在考上大學前,楊福泉卻從未想過自己會當一個學者。大學期間,隨著上課和讀書的不斷增多,楊福泉眼界也漸漸寬了,逐漸對民族學、民俗學、歷史學、宗教學和納西學等逐漸產生濃厚的興趣,從此便開始步入學術之路,開始了經常行走在大山大江和村寨的民族學田野調查之路的學者生涯。

      “我的學術生涯是致力于民族學人類學研究,但文學也一直陪伴著我。讀大學期間,我寫了不少詩歌,后來寫了不少散文和田野紀實隨筆。我覺得文學藝術是伴隨人的靈魂和心靈的一個精神伴侶,無論你從事哪種行當,文學都可以默默地伴隨著你,撫慰你的靈魂,激勵你奮進。同時,也可以把你的田野記錄和思考以一種比較通俗的方式和村寨的民眾交流。”楊福泉說。當然,一直以來他是這么說,也是這么做的!

      本書作者楊福泉在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山口(受訪者 供圖)

      慎終追遠、敬天法祖是納西族的優秀傳統。作為一個擁有回報社會和民族情結的納西族優秀民營企業家,和長紅一直有志于建一個能祭祀納人共同的遠祖和各個支系的祖先的“祭祖祠”,以激勵當代和后世的納西人銘記祖先櫛風沐雨,披荊斬棘、歷盡艱辛建功立業的業績和不屈不撓的民族精神,讓今人與后人銘記母族的歷史。2016年,和長紅計劃組建一個集體考察隊去考察納人祖先的居住地和遷徙路線、并對當下的居住點進行全面的考察。楊福泉受邀參加并擔任考察隊的隊長。

      “ 納人分布廣,我去過滇川藏不少納人分布的地區,但還沒有參加過這樣大范圍考察的活動。這個行動計劃首先要去滇川藏青四省實地考察,雖行程漫漫,且要到海拔很高的西藏阿里和唐古拉山等區域,但我也很向往這樣一次探尋祖先歷史文化蹤跡的考察,就欣然答應參與了。”楊福泉說。

      作為三次考察的隊長,同時也是整個團隊中年齡最大的長者,2016年12月起,楊福泉與十多名來自北京、昆明、成都、木里和麗江的納西族學者、東巴一起組建了“納西族祖先文化尋蹤和采集五行圣物”考察隊。從麗江出發,一路駕車到滇川藏青四省區的納西族祖居地和與納西族傳統文化密切相關的區域進行考察。在這歷時56天,行程達二萬五千里的考察期間,大家取回了在納西族的宇宙觀和生命觀中至關重要的木火土鐵水五行圣物。

      “我全程參加這三次祖先文化尋蹤的萬里壯行,通過行萬里路的壯舉加深了對納西族祖先文化和祖先創業之艱辛更深切的了解。”楊福泉告訴記者。

      據了解,這三次考察首先去考察麗江市古城區和玉龍縣之外滇川藏納人比較集中居住的地區,比如迪慶州德欽縣巴美、維西縣攀天閣、四川省木里縣俄亞、四川省鹽源縣的達住村、西藏芒康縣鹽井鄉等地。其次是沿著歷史上納人祖先從甘青河(黃河)湟(湟水)流域遷徙下來的大致路線考察歷史故地,如黃河與湟水流域、大渡河、雅礱江、金沙江、瀾滄江流域等。同時還去考察與納人的信仰文化和神話史詩源流密切相關的一些地方,比如阿里的崗仁波切神山、瑪旁雍錯湖、青海湖,以及青海的河湟流域、阿尼瑪卿山、四川的貢嘎山等。此外,還去了麗江市境內重要的一些歷史文化或過去很少有人調研過的納人居住地,比如永勝縣大安鄉納西族、玉龍縣的汝南化阿明靈洞、玉龍縣和寧蒗縣奉科拉伯交界的“元跨革囊”處。

      2016年,四川省木里縣納西族聚居的俄亞大村鳥瞰(受訪者 供圖)

      對于楊福泉而言,相比以往,這次考察不是較長時間在一個地方住一段時間進行深度田野調查的調研,而是一次匆匆行走的考察,邊走邊看,大致了解一下情況,56天中考察了很多地方。期間,比較重要的一個內容便是每到一地都要取“木火土鐵水”“精威五行”,納人稱之為“精威瓦徐”(zzi weq wa siuq)。“這個五行與納西人的宇宙觀和生死觀有密切的關系,也與這次考察有密切的關系。所以,此行的尋找納人祖先文化之行,也有突出的儀式性的文化意蘊在其中,我們每到一地都要鄭重地舉行取“精威五行”(zzi weq wa siuq)的儀式,由一起去的東巴祭祀詠誦相關的象形文字經書或口誦經。”楊福泉說。

      56天的行程中,大家穿越了滇川藏青四省,經歷了嚴酷的風霜雨雪和一路多處高達5000多米海拔的考驗。在考察期間,大家曾在天寒地凍的岡仁波齊神山下,冒著零下9度的嚴寒,舉行了3個小時的祭神山的儀式;曾在一座座與納人相關的神山,一個個圣湖、一條條大江大河旁舉行莊嚴的祭祀儀式,取得木火土鐵水五行圣物歸來。 2018年1月27日,納人 (納西)祖祠奠基儀式暨祭祖文化座談會在麗江市玉龍縣白沙鎮新善村納西文化傳承基地舉行。

      在楊福泉看來,這次跨越四省區的長途考察,也是尋根的一次文化苦旅,大江大河依舊在奔流,而很多納西遷徙或居住過的地方已經發生了變遷,沒有了納人的蹤影,有些地方的納人已經失去了自己的母語,但很多地方的納人雖然遠離現在納人的核心居住區,但他們依然在堅守著自己的文化和母語,在盡力地延續和傳承自己的母族文化。一路走來,我們的感慨和感動都很多!

      中國是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民族間的和諧發展關系到社會的穩定和國家的繁榮興盛,所以促進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每年各大會議的重要內容。民族“三交”是指民族之間的交往、交流以及交融。交往是形式,交流是內容,交融是本質。多年來,為解決矛盾促進各民族和諧發展,各地方在正確理解“三交”和把握其本質的基礎上,結合本區域的民族特色建立一個適合的地區發展的民族“特色三交”,摸索出一套適合中國民族地區民族和諧發展的民族規范。

      楊福泉坦言,此次尋找祖先文化,除了探尋納人的歷史、古代的遷徙軌跡等。感受最深的一點便是每到一個與納西祖先文化相關的重地,都更深地認識到納人的文化是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吸收匯聚了很多民族的文化而形成如今壯觀的景象和國際上的顯學,這也便是納人民族“三交”的具體體現。比如東巴文化是融合了藏族古代的苯教文化,被國內外學術界認為保存了很多如今在藏地已經消失了的古代苯教文化因素,考察隊在阿里岡仁波齊區域,弄清楚了一些東巴神話和苯教神話之間的關系;考察隊走到玉龍縣與寧蒗縣交界處的金沙江1253時忽必烈率領蒙古軍“革囊渡江”處,就想到納人列入國家非遺名錄的古典音樂組曲《白沙細樂》是融合了蒙古音樂和納人音樂的民族交流結晶;走到四川的鄉城縣,就想起這里曾經有納人的聚居地,還留存有明代納西木氏土司留下的明代藏傳佛教噶舉派的精美壁畫;走到拉薩噶舉派著名寺廟楚布寺,想起明末清初曾經在麗江生活31年、創作了多幅舉世聞名的唐卡畫的噶舉派黑帽系十世噶瑪巴活佛;走進拉薩的大昭寺,看到被視為鎮寺之寶的明代麗江版《甘珠爾》佛經,就想起千百年來納人和各民族文化的交往交流交融;走到卡瓦格博雪山下,就想起玉龍雪山的女兒嫁給了卡瓦格博山神的傳說;走到德欽的巴美村,看到這兒的納西人無論老幼婦孺,都還能流利地講納西母語,也會講流利的藏語;走到西藏芒康縣的鹽井納西族鄉,看到這兒的納西人和漢、藏等族通婚的很多,形成了獨特的文化。

      慎終追遠、敬天法祖是納人的優秀傳統。身為一名納人,在歷時兩年的時間里,楊福泉一邊整理一路考察而來的記錄,一邊查閱資料驗證考察內容,他希望能憑自己的一己之力讓更多的納人從更為廣闊和厚重的層面來了解自己的民族的歷史、文化。

      由楊福泉編撰的《漫漫尋祖路——納人祖先文化考察記》一書

      作為一本有關納人尋根問祖的書籍,近日,由楊福泉編撰的《漫漫尋祖路——納人祖先文化考察記》正式出版。這本書記錄了三次考察的全部行程,43萬字、220多張沿途拍攝的照片以及考察路線圖,讓這本圖文實錄的書真實再現納人的歷史、文化和現狀,同時也為納人尋根提供了很多的線索。

      據了解,《漫漫尋祖路——納人祖先文化考察記》主要記錄這長達56天的考察,通過尋找和探索祖先的歷史、遷徙、文化以及與信仰密切相關的實地考察,來尋找和考察納人祖先之根,追溯納人的源與流,納人文化與其他民族文化的交流和交融;以及納人當下的生存狀況。

      對于本書取名的用意,楊福泉告訴記者,“我在這本記錄此行的書中用納人一詞,原因是如今的納西族各個支系的自稱大都有‘納’這個詞根,比如麗江的納西、香格里拉市三壩的納亥,寧蒗的納(摩梭)、鹽源鹽邊的納恒等。此外,在民族識別中劃到其他民族的一些納族群的人,也包括在這里所要尋找的文化根脈,是同源同根的人,比如四川瀘沽湖鎮的納人(摩梭人),雖然劃到了蒙古族中,但我們這次尋根之旅中,也到他們的家園去探訪了。所以這本實錄就用了‘納人’這個各個族群都認可的本族自稱。”

      作為一名作者,在楊福泉看來,這本書不僅適合于喜歡民族文化、做人類學、民族學研究的學者、大學學生,還適合于喜歡深度旅游的游客。“這本書與我過去寫的書相比,它涉及的面更寬也更廣,希望讀者通過這本書不僅能全面地了解納西族、了解納人文化,了解東巴文化,還能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一個民族的發展和變遷,看到一個民族在發展過程中如何學習、汲取和融合了其他民族的文化。通過更多這樣的微觀實證考察,我們能更為細致地看到中華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和不斷形成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和凝聚力的過去和現在。”楊福泉說。

      對于未來,雖然如今已經快67歲,但愛折騰、喜歡田野調研的楊福泉坦言,今后將靜下心來做一名學者,放慢腳步的同時繼續做田野調查,只要能跑會一直走在田野調查的路上!(中國日報云南記者站)

    來源/作者:中國日報網 責任編輯:張雪

     

    jiZZ多毛妓女,无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男人狂躁戳女人下面免费视频
    <blockquote id="cgysg"><input id="cgysg"></input></blockquote>
    <menu id="cgysg"><menu id="cgysg"></menu></menu>
  • <nav id="cgysg"></nav>
  • <input id="cgysg"><tt id="cgysg"></tt></input>
    <menu id="cgysg"><menu id="cgysg"></menu></menu>
    <menu id="cgysg"></menu>
    <xmp id="cgysg"><menu id="cgysg"></menu>